凉虾好喝

首页 UAPP 私信 归档 RSS
1/10

沙雕文>车>傻白甜>>>正剧 呵呵

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

爱君笔底有烟霞: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,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。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,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。 我们的目标是,手机能做到的,绝不用电脑来解决。 先上效果图: (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.mp3 在html语言里,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,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。 用法就是: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/b 你可能要问了,为什么结尾处有个/b呢?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,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。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,才会有这个效果。 也就是说,你用 b第一章/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,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,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。 如果实在看不懂,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。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,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。 加粗: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/b 引用: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/blockquote 下划线: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/u 删除线: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/strike 圆点标题: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/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/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/li /ul 数字标题: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/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/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/li /ol 插入链接:a href=http://www.baidu.com target=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/a (注: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,我这里用的是百度) 最后,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?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:br 大段大段的空行: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

我完了 我发现国漫圈也是个小圈子 最想遇上的人和最不想遇上的人又出现了

不好意思占个tag 求问 怎么闪避掉那些贱虫里的,铁罐和虫父子设定且占了一定篇幅的文 问到就删 谢谢各位

我靠 lofter屏蔽tag是真的有用

非要破坏一次自己的惯例才有意思——

❤️我迫不及待想说给你听 临到出口却又犹豫 想说的太多 不知道从何说起 晓破_御不凡圣不二:

求求你们了,红心蓝手我都忍了,关注是个什么操作!看时间都知道我出坑起码三年了啊?QAQ???

救命啊……变本加厉了你们,是时候删一波黑历史了

《酬张司马赠墨》李白【唐】上党碧松烟,夷陵丹砂末。兰麝凝珍墨,精光乃堪掇。黄头奴子双鸦鬟,锦囊养之怀袖间。今日赠予兰亭去, 兴来洒笔会稽山。《夷陵郡内叙别》杨衡【唐】礼娶嗣明德,同牢夙所钦。况蒙生死契,岂顾蓬蒿心。雁币任野薄,恩爱缘义深。同声若鼓瑟,合韵似鸣琴。将迓空未立,就赘意难任。皎月托言誓,沧波信浮沉。荆台理晨辙,巫渚疑宵襟。悯悯百虑起,回回万恨深。候更促徒侣,先晓彻夜禽。灯彩凝寒风,蝉思噪密林。留念同心带,赠远芙蓉簪。抚怀极投漆,感物重黄金。分鸾岂遐阻,别剑念相寻。倘甘蓬户贱,愿俟故山岑。《送夔州班使君》司空曙【唐】鱼国巴庸路,麾幢汉守过。晓樯争市隘,夜鼓祭神多。云白当山雨,风清满峡波。夷陵旧人吏,犹诵两岐歌。《送友人使夷陵》崔翘【唐】猿鸣三峡里,行客旧沾裳。复道从兹去,思君不暂忘。开襟春叶短,分手夏条长。独有幽庭桂,年年空自芳。《夷陵即事》尚颜【唐】不难饶白发,相续是滩波。避世嫌身晚,思家乞梦多。暑衣经雪着,冻砚向阳呵。岂谓临岐路,还闻圣主过。《郢城怀古》李百药【唐】客心悲暮序,登墉瞰平陆。林泽窅芊绵,山川郁重复。王公资设险,名都拒江隩。方城次北门,溟海穷南服。长策挫吴豕,雄图竞周鹿。万乘重沮漳,九鼎轻伊谷。大蒐云梦掩,壮观章华筑。人世更盛衰,吉凶良倚伏。遽见邻交断,仍睹贤臣逐。南风忽不尽,西师日侵蹙。运圮属驰驱,时屯恣敲扑。莫救夷陵火,无复秦庭哭。鄢郢遂丘墟,风尘俄惨黩。狐兔时游戏,霜露日沾沐。钓者故池平,神台尘宇覆。阵云埋夏首,穷阴惨荒谷。怅矣舟壑迁,悲哉年祀倏。虽异三春望,终伤千里目。《西陵峡》杨炯【唐】绝壁耸万仞,长波射千里。盘薄荆之门,滔滔南国纪。楚都昔全盛,高丘烜望祀。秦兵一旦侵,夷陵火潜起。四维不复设,关塞良难恃。洞庭且忽焉,孟门终已矣。自古天地辟,流为峡中水。行旅相赠言,风涛无极已。及余践斯地,瑰奇信为美。江山若有灵,千载伸知己。《过白起墓》曹邺【唐】夷陵火焰灭,长平生气低。将军临老病,赐剑咸阳西。《楚宫》李商隐【唐】复壁交青琐,重帘挂紫绳。如何一柱观,不碍九枝灯。扇薄常规月,钗斜只镂冰。歌成犹未唱,秦火入夷陵。《松滋渡望峡中》刘禹锡【唐】渡头轻雨洒寒梅,云际溶溶雪水来。梦渚草长迷楚望,夷陵土黑有秦灰。巴人泪应猿声落,蜀客船从鸟道回。十二碧峰何处所,永安宫外是荒台。《送薛侍郎贬峡州司马》贯休【唐】得罪唯惊恩未酬,夷陵山水称闲游。人如八凯须当国,猿到三声不用愁。花落扁舟香冉冉,草侵公署雨修修。因人好寄新诗好,不独江东有沃州。《十年三月三十日别微之于沣上十四年…为他年会话张本也》白居易【唐】沣水店头春尽日,送君上马谪通川。夷陵峡口明月夜,此处逢君是偶然。一别五年方见面,相携三宿未回船。坐从日暮唯长叹,语到天明竟未眠。齿发蹉跎将五十,关河迢递过三千。生涯共寄沧江上,乡国俱抛白日边。往事渺茫都似梦,旧游流落半归泉。醉悲洒泪春杯里,吟苦支颐晓烛前。莫问龙钟恶官职,且听清脆好文篇。别来只是成诗癖,老去何曾更酒颠。各限王程须去住,重开离宴贵留连。黄牛渡北移征棹,白狗崖东卷别筵。神女台云闲缭绕,使君滩水急潺湲。风凄暝色愁杨柳,月吊宵声哭杜鹃。万丈赤幢潭底日,一条白练峡中天。君还秦地辞炎徼,我向忠州入瘴烟。未死会应相见在,又知何地复何年。《送刘五司马赴任硖州兼寄崔使君》白居易【唐】位下才高多怨天,刘兄道胜独恬然。贫于扬子两三倍,老过荣公六七年。笔砚莫抛留压案,箪瓢从陋也销钱。郡丞自合当优礼,何况夷陵太守贤。《咏史诗。夷陵》胡曾【唐】夷陵城阙倚朝云,战败秦师纵火焚。何事三千珠履客,不能西御武安君。《夷陵夜泊》崔涂【唐】家依楚塞穷秋别,身逐孤舟万里行。一曲巴歌半江月,便应消得二毛生。《葺夷陵幽居》李涉【唐】负郭依山一径深,万竿如朿翠沉沉。从来爱物多成癖,辛苦移家为竹林。《秋夜题夷陵水馆》李涉【唐】凝碧初高海气秋,桂轮斜落到江楼。三更浦上巴歌歇,山影沉沉水不流。《再谪夷陵题长乐寺》李涉【唐】当时谪宦向夷陵,愿得身闲便作僧。谁知渐渐因缘重,羞见长燃一盏灯。《夷陵城》雍陶【唐】世家曾览楚英雄,国破城荒万事空。唯有邮亭阶下柳,春来犹似细腰宫。《水龙吟(夷陵雪作)》管鉴【宋】晓来密雪如筛,望中莹彻还如洗。梅花过了,东风未放,满城桃李。碎翦琼英,高林低树,巧装匀缀。更江山秀发,田畴清润,满眼是、丰年意。谁念危楼独倚。共飘零、茫茫天外。毫端句涩,杯中酒减,欢情难寄。天为凄凉,暂时遮尽,黄茅白苇。但神州目断,珠宫玉阙,缈三千里。《水调歌头(夷陵九日)》管鉴【宋】举俗爱重九,秋至不须悲。登临昔贤胜地,空愧主人谁。滚滚长江不尽,叠叠青山无数,千载揖高姿。况有贤宾客,同醉此佳时。坐间菊,青作袂,玉为肌。香英泛酒,风流绝胜酌酴醿。莫话龙山高会,只作东篱幽想,应有故人思。北望江南路,回首暮云披。

嘛耶,最羞耻的事情就是我的黑历史既被点红心又被点推荐 公开处刑

我先定个小目标成为一个能喂饱自己的写手我是不是睡了比较快 话说我现在什么毛病一碰键盘鼠标胳膊就疼呸

这么一数,我写东西也有十年了woc

今年雁策的tag能破百吗 醒醒该上课了

拉黑一些人之后关注的所有的tag全都干净了不少果然傻逼都是那群人(・∀・)

我想占有我首页所有的太太,私藏起来谁都不给看然而并不可能

心动不是,心定才是

我为什么要去辣自己的眼睛呢,大概是被饿到神志不清吧

他说一句真心话,却告诉听的那个人,这是假的

是这样,我,每天刷八百遍雁策tag

等我的粉掉到三百,就开点文吧

他在等一个因果

我,渣,闭关十年后见

[霹雳/枫樱]传书

嗷嗷嗷嗷嗷嗷感谢破破!!!!mua!!! 晓破: 霹雳布袋戏,枫樱 枫岫主人X拂樱斋主 小学课本的梗 很久没写文,需要小免拯救qwq OOC预警 倏影影生日快乐!!!!! 希望你天天开心!!!!! @魔世冷圈自强尊 “斋主,斋主!你不能食言!” “是啦……” 粉衣少女拽着嘴里“斋主”其人的宽大衣袖,蚍蜉撼树式蹙眉,使得小脸嘟嘟气成一团。 她听了这个再一次遮遮掩掩的回答,心里又急又气,仿佛面对眼前不是悠然抿进一口茶的斋主,而是盗走了园中四十四支萝卜的盗贼。手里紧紧攒的兔爪杖,似乎要往他怀里敲去,可每次又差一点点距离。 “小免,如此吵闹,将开的春樱会被你吓到返回苞内的。”斋主侧头故意只望着院里急躁绽开的三两粉枝,优哉游哉闻着手里执著的茶汤似乎已经沁染上花香。 “才不会,斋主骗人。我们钓鱼啦,去钓鱼!不是斋主你答应过的吗。”小免眼见无礼打闹实在磨不过这位爱好强词夺理的斋主,气得无力发作,只能跺脚泄愤,窜过踩几脚斋主的衣摆更划算的幼稚念头。 一时忘却,要是斋主衣服上多几团灰扑扑的“爪印”,被指派去洗衣服的也只会是自己。 “噢,我的确答应过——小免要是认真打扫一月卫生,就在第一枝花开时带你去河畔钓鱼……”斋主手背挡住小免纤白手腕的又一次锤击,“不过,打扫到一半撂下帚柄的‘打扫’,是否符合‘认真’的要求呢?” “那……那是因为斋主你乱动我的画!” 小免忽然收拾了张牙舞爪的样子,辩词解释,斋主忍俊不禁敲了一下她的脑袋,随后藏起咬牙切齿的小动作,问道:“那紫衣阿叔又是谁?” 明明一幅稚笔勾绘的新燕,点漆似的大眼里饱含春意,叫人无故闻春风,放眼满是遍地烧不尽……可惜突兀一行燕翅下的小字不算歪扭,细看来却令他怒从心中起—— 什么“紫衣阿叔”,分明是个要拐骗我家小免的坏人! 这一问,结果发现,不止他斋主精专含糊其辞,连这只粉红小兔也学会了装傻反问回马枪这样的不良风习,该归咎耳濡目染,还是赞叹少女古灵精怪,拂樱忍不住叹气一声。 正在这两个人眼对眼大有要看天地个透彻明了的时分,高枝头传来一声短促恍惚的响,似是那株古树揉碎了瓷杯,捻破了空气。 抖搂的残绿摇摇晃晃被挤到了一边,两三朵樱花簇在枝头,映在碧色晴天和檐角,留出片着墨缥缈的残卷春樱。 “斋主……第二枝花也开了,我们去钓鱼吧。”小免一只手还扯着斋主冠上的绸缎,愣愣粗略用眼数着那是分叉里第几枝干,嘴里不忘轻声提醒着斋主。 斋主刚抢回自己的娟带,眼眸未来得及合上,口中悠悠咬字的诗号未来得及吐露半字,就被小免的“轻柔”提醒给吓回了骨朵,抬手拂过少女因刚刚打闹揉乱的碎发,“去拿上钓竿吧,看你都擦了一个早上。” 江湖里视刀剑如伴的忙人,也不见得有你那么执着的“保养方式”。 后面这句轻声,被少女一步三蹦落在了身后。 “……独爱疏樱一枝香。”拂樱斋主回身注视渐渐掩映深邃的山头,一缕清泉化开薄冬的雪灰,无声涓流过每一处渴水的蜿蜒山间,汇成了小免吵嚷了一个月要去垂钓的缓流河畔。 “好友啊,该感谢你提前送来的春色吗?”轮转高升的日头,安静对答了他的疑问三分调侃两分无奈一分。 正是初春樱笋时,拂过衣襟的风粉扑扑带着暖意,过后又后知后觉留下一阵瑟瑟牙颤,不知名的香花揉在期间,更映衬得无人打扰。 乘风黄蝶挥翅一波三折栖落在薄叶上,惊起水面扑通一声浪花。 “诶呀斋主!” 小免被惊吓得跳起,一对兔耳竖得惊觉而笔直,竿被甩在了一旁,连忙拍打着粉衣溅上的河水。发现衣服被濡湿抢救无果后,瞪大了眼睛看着拂樱斋主,一时间小脑袋里有千万无语,竟然不知道该从哪一个开始问起。 被勒令不准说话只能在一旁围观的斋主原本安分席地而坐在她身边,为什么突然起身? 为什么突然有一尾鱼朝她这里甩尾跃过来? 她的新衣还能不能抢救? 刚刚快咬上饵食的鱼被吓跑了还能不能回来? 拂樱斋主向她招招手,打断了越发不切实际的疑惑,示意凑过来看。 拂樱探身提过那个沉静已久却只乘有小半河水的篓子,把这尾在草地放弃挣扎跳跃只小口呼吸滑溜溜的鱼摔了进去,不合时宜的大而肥占据了整个篓底。 “那是什么?”小免好奇的脑袋凑近,转眼忘记了刚刚十万火急的问题。 “哈,也许是特殊爱好吧。” “斋主,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 拂樱不回答,只是笑得愈发意味深长,他挽袖探手伸进鱼篓里,解开鱼尾处的紫色布带,不展看细看,而是叠成小块,收进了袖间,一副成竹在胸理所当然的模样。 “小免,过不久你会自己找到答案的。” 拂樱平视着小免,帮忙拍了拍沾成她斑点式样的衣摆,嘴里连连安慰只是一件新衣服而已,默默在心里暗暗记下了一笔。 “‘飞鱼’之礼,盛情难却啊。” “好友,此番无论如何,要你受之有愧了。” 枫岫主人喃喃自语,垂眼俯看山间散开的云雾,似有非无的薄粉色染湿了河流。 他缓缓将鱼篓浸入浅浅泉流里,鳞片泛着细密青绿光泽的鱼吞吐出许多银珠,溢出了缝隙。 待流水缓和后,枫岫打开了鱼篓的顶盖,一尾鲜鱼自如淌进了河中,流水抚过那条尾部系着紫色绸带,令人误以为是开了满河道细碎的花。 “鱼啊鱼,你可不能叫我那位朋友对这份大礼失望啊。” 静静注视鱼水随着山势没出视线,枫岫久久后才回神往回走,不离身的羽扇掩住噙浅的笑意,每走一步,便是纷纷红枫叶飘落,掩住了紫衣人的足迹。 “清溪流过碧山头,空水澄鲜一色秋。” 山映斜阳,枫红樱粉的云霞下映照着两团人影。 “小免,放风筝要等过几日风静下来才能飞得高啊。” ——完。 拾捌壹月廿玖日

戮世摩罗:是说,当年谁说下水道气纯,现在就是谁下水道毒经网中人:滚!

三点睡七点起,我已成仙

深情犹是恋梅人情深犹是恋梅人 选哪个好啊……纠结

随手撸的,剑三AU,设定九十年代 前段子点进主页看----- 网中人最开始很不爽戮世摩罗。起因是这样。 帝鬼和修罗国度帮会跟宿敌帮会墨家积怨已久,帝鬼没事就爱跟墨家帮主孤鸿寄语打删号战万金战玩,后来孤鸿寄语跟情缘冥医奔现,把帮会甩给了徒弟俏如来,秉着父债子承的道理,帝鬼跟俏如来约了删号战。天策打和尚,怎么看画面怎么魔幻。然而更魔幻的事情发生了。帝鬼和俏如来约在战乱洛阳城门口,戮世摩罗开着个明教号蹲在洛阳城城楼顶上。等到帝鬼和俏如来都剩血皮就差一招分出胜负,戮世摩罗开了屠杀飞下来,一刀切一个收了人头。俏如来和帝鬼还躺在地上两脸懵逼,他已经又一刀切了个小怪隐身大轻功跑了。 帝鬼:?????俏如来:……围观群众:?????? 电脑前的帝鬼一拍大腿,这个大兄dei可以,很溜,有前途。电脑前的史精忠双手离开键盘,踹开史仗义的房门找人算账去了。 后来帝鬼真的把戮世摩罗拉来了修罗国度,还给了个副帮主的位置。美其名曰,邪神将那个没良心的跟着情缘跑去浩气盟了,妖神将考研暂A,戮世摩罗是个战力,补充上来刚刚好。然后帝鬼天天带着戮世摩罗追着墨家和俏如来,从阴山打到黑龙沼,从恶人谷打到浩气盟。等到网中人回归的时候,帝鬼已经撒手人寰,啊不是,咸鱼养老,把修罗帝国交给戮世摩罗了。网中人很懵逼,网中人非常懵逼,网中人非常以及很懵逼。网中人一懵之下,约了戮世摩罗打删号战。帝鬼忧心忡忡的说:妖神将,戮世摩罗操作蛮不错,你认真考虑。网中人嗤之以鼻,我一个硬抗丐帮的毒经,脸滚键盘都能打过下水道气纯。于是他被切了剑纯的戮世摩罗摁在战乱长安冰冷的地板上摩擦。 网中人很生气:ntm不是个气纯吗!!!!?戮世摩罗觉得自己很无辜:谁规定我不能双修了? 最后戮世摩罗贱兮兮的来了一句:呵,毒哥对面屏幕外的网中人气的差点砸键盘。 就在他打算下线删号的时候,戮世摩罗突然又说了一句话。“爱将,别删号了,跟我情缘吧。” 帝鬼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围观群众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????世界频道:………………????!!!! 网中人脸一黑。 【你已将戮世摩罗加入仇人列表】 【tb可能c吧】

网中人身为一个毒经,能和黑白郎君这个丐帮硬刚,虽然少有赢的时候,但总的来说战绩还不错了。 直到后来,他找了一个纯阳情缘。

要大气释然的,我不行,我很小气善妒的

就是那个,雁策,上官鸿信x公子开明,有没有群啊,没群的话,有没有同好啊,有的话咱们拉一个,唠唠呗[允悲]是雁策不是策雁!雁策!有没有吃这对的道友! ​​​